1. 特種門 快速門 自動門 醫用門 門禁 安檢門 停車場管理系統
      首頁 > 職工園地

      在伊朗,一萬名“通奸者”死去

      發布時間:2018-11-22 瀏覽次數:66

      伊朗.jpg

      跟著刑法典學做人


      對于接受“人道主義”教育的現代人來說,伊朗的石刑可能是最匪夷所思的“法定懲罰”之一。
      這種用亂石打死人的酷刑,今天仍然在伊朗《伊斯蘭刑法典》中,被奉為明文條例。
      43歲的寡婦阿什蒂亞尼承認,在丈夫去世后,和兩名男子有“不正當關系”,她因此在兒子面前承受了99下鞭刑。
      可是悲劇沒有就此終結。
      4個月后,當另一家法院重新翻出這個案件,法官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認為阿什蒂亞尼的情人,正是殺害她丈夫的兇手。
      于是這名家庭主婦最終被判處“通奸罪”和石刑。


      伊朗1.jpg

      巴西總統盧拉、歐盟委員會主席、法國第一夫人、美國國務卿希拉里紛紛為阿什蒂亞尼求情。


      為了營救母親,阿什蒂亞尼的兒子發起了“釋放阿什蒂亞尼運動”,并吸引了各國政要的關注。
      最終,她得以被釋放。
      不過,在這片革命后的土地上,阿什蒂亞尼的命運只是一個縮影。
      除了石刑,還有無數種酷刑在冉冉升起。

      在伊朗,一萬名“通奸者”死去


      1979年,當伊斯蘭革命推翻了世俗化的巴列維王朝,政教合一的共和國政府迅速廢除了源自西方的法律,復興了傳統的伊斯蘭法。
      在此背景下,曾經被廢止的石刑重出江湖。

       

      伊朗2.jpg

      革命后,喝酒要遭受鞭刑?!段以谝晾书L大》截圖

      在革命領袖霍梅尼眼里,防止通奸是拯救世人節操的頭等大事。
      他曾堅決反對音樂課,認為音樂容易喚起人們對羅曼蒂克的向往,導致非法性關系。
      因此在他的領導下,“通奸罪”被列入了法典 :
      只要不是夫妻的男女發生性行為,就要遭受鞭刑、絞刑或石刑。
      翻開《伊斯蘭刑法典》就會發現,伊朗對通奸罪的處罰規定到了事無巨細的程度。

       

      伊朗3.jpg


      首先,法典規定了如何在法庭證明通奸,這個過程極其繁瑣,頗為坑爹。
      按規定,如果是被告人自己認罪,需要在法官面前四次大聲承認“我通奸了”。
      如果不到四次,就不能被定成“通奸”,將受到法官指定的其他懲罰,一般是監禁,罰款或鞭刑。
      而如果被告人不承認,就需要證人出庭指證。
      不過,整個證明過程如同“召喚神龍”一樣艱難,需要滿足“天時地利人和”的要求。
      證人不是誰都能做的,必須集齊四名“正直的”男性證人,或者三名“正直的”男人和兩名“正直的”女人(沒錯,法條規定兩名“正直女子”的證詞才能抵得上一名“正直男性”)。
      所以,被判通奸罪,需要同時有四名“正直男子”合伙闖進小黑屋 —— 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伊朗4.jpg

      一名女子抗議石刑

      不僅如此,證人稍有不慎,就要面臨“誣告罪”的風險,被罰鞭刑80下。
      如果找來的證人只有女性,男性不足,那么證人要被判定誣告。
      如果證詞里的時間地點不一致,也要被判誣告。
      除此之外,證人必須在法庭一個接一個上場作證。
      如果部分證人沒有立即出庭作證,還是要被判處誣告。

      伊朗5.jpg

      女性遭受石刑時,雙手會被捆在背后,然后全身被用白色壽衣包裹三層,然后由內行人士“冷靜而不殘酷”地埋進洞里。準備工作無誤后,人們就開始用執法者準備好的石子行刑。法律規定石刑要提前發布通知公開處刑,公眾都可以參與。近年來,由于許多公眾對石刑不滿,部分石刑開始在墓地秘密進行。


      諷刺的是,由于法律允許法官自由量裁,而不是根據證詞或供詞行事,所以證明起來如此困難的通奸罪,反而成了屈打成招和賄賂法官的多發地。
      除此之外,伊朗不僅允許一夫多妻制,而且承認男性和單身女性之間幾個小時的“臨時婚姻”。
      這有效地為男性提供了脫罪途徑:已婚男人如果找了小三,能夠宣稱自己和情人實際上是一種“臨時婚姻”,所以很少被判處石刑。
      但被指控通奸的已婚婦女,就與這樣的借口無緣。

      一旦“通奸罪”成立,如果是未婚人士,或者是與伴侶長期異地的已婚人士,就面臨著99下鞭刑,《刑法典》連衣服、姿勢和氣溫都規定好了:
      100條:男性通奸者應當站著接受鞭刑,除了遮蓋其生殖器外,不得穿著衣服。
      鞭刑必須強有力地打擊他的整個身體,除了頭部,臉部和生殖器。
      女性通奸者應該坐著接受鞭刑,衣服牢牢綁在身上。
      93條:如果病人或月經期婦女被判處鞭刑,應推遲到疾病和月經結束再處罰。
      96條:鞭打不得在過冷或過熱的天氣進行。


      伊朗6.jpg 

      新加坡鞭刑行刑現場。


      如果是已婚者出軌,則要面臨石刑的終極懲罰:
      102條:男性通奸者應當被埋在腰部高度的溝里,女性通奸者應當被埋在胸口高度的溝里,然后被石頭砸死。
      103條:當被判石刑的人逃脫,如果是通過別人的證詞證明通奸,那么他們依然將被抓回行刑,但如果是自己認罪,則不會被抓回。
      104條:石擊用石頭的大小不得太大,不能扔一兩次就殺死罪犯,同時不得太小。


      伊朗7.jpg

      《追風箏的人》里就有石刑描寫

       


      伊朗8.jpg

      石頭大小示意圖


      因此坊間諷刺,在伊朗,用石頭把人打死不犯法,用錯了石頭才犯法。
      行刑期間,不僅受刑者的子女需要到場觀看,還要有一名醫生負責定時中止行刑,檢查犯人情況,確定“犯人”何時結束生命。
      通常,石刑會持續一個小時,而被埋住的人,只能在至親面前絕望地等待死去。

      刑法典中,恐怖的不止是石刑


      隨著《伊斯蘭刑法典》一起到來的,不只是通奸罪和石刑,還有紛至沓來的清規戒律。
      1979年以來,伊朗一直有各種形式的“道德警察”,負責貫徹伊斯蘭行為準則。
      在對外貌的要求上,除了女性戴頭巾之外,男性也不能頭發太長,如果發型像約翰·列儂,一經發現會被強制剃成禿瓢。
      在法律嚴格執行的時期,染指甲、紋身、穿帶西方logo或標語的衣服,也都是“道德警察”的眼中釘,因為它們是革命前“腐朽西方文化”的代表。
      除此之外,在一個地方來回兜風,與異性一起參加派對都是違法行為。
      如果醉酒累積到第四次,就可以被判處死刑。
      最兇殘的是,伊朗不允許養狗,萬一被發現,不單主人將面臨罰款或坐牢的懲處,寵物狗也會被殺死。


      伊朗9.jpg

      三名沒戴頭巾的伊朗女孩發布了一段視頻,表演熱門歌曲“Happy”的跳舞,因“危害公眾道德”被捕


      除了對私生活的限制,《刑法典》為真正的刑事犯罪提供了源源不竭的懲罰方式,比如把盜竊者的手剁掉,或者鞭打皮條客。
      其中與石刑一樣充滿爭議的,是“以牙還牙”復仇法。
      它規定,在遭到故意傷害的情況下,受害者及其家屬可以要求讓犯人承受同等的折磨。

      2009年,31歲的伊朗男子薩赫勒向一名出租車司機潑酸性物質,導致司機雙目失明。
      薩赫勒被判處10年監禁,還要接受“以眼還眼”的懲處。
      據報道,行刑非??酥频胤譃閮呻A段:
      2015年,他的左眼被滴入酸性物質后致盲;
      一年后,接著對右眼行刑,保證“科學、合法地”讓人血債血償。


      伊朗10.jpg 

      沙特阿拉伯執行復仇法現場

      這樣的復仇法引發了魔幻的輿論場景:一邊遭受國際人權機構的抨擊,一邊又讓社交媒體上網友的拍手稱快。
      另一種替代懲罰的方式是花錢消災。
      如果受害者或者家人同意,被告人可以賠償“血錢”(Bloody Money),代替死刑或者“以牙還牙”的判決。
      在《刑法典》中,詳細規定了對損失感官、身體器官、生殖能力等各個部分的“血錢”份額。
      所以伊朗宗教學者看來,“復仇法”才是公平合理的法律,充分尊重了被害方的意見,不像西方法律體系中,受害人沒什么話語權,只能服從法官的判決。


      伊朗11.jpg

      伊朗近年來的死刑執行人數,2016年超過500人,伊朗政府稱其中多數是毒販


      對故意傷人的判決尚且如此,對謀殺的判罰則更沒有余地,多半是絞刑,
      除非受害者家屬同意接受賠償“血錢”,赦免犯人。
      女孩塞坎萬德(Zeinab Sekaanvand)被絞死的時候,年僅24歲。
      但此時,她已在監獄中度過了近三分之一的人生。
      塞坎萬德出生于伊朗西北部一個窮困且保守的伊朗庫爾德家庭。
      她覺得,婚姻是自己獲得更好生活的唯一出路。
      所以15歲時,她決定孤注一擲,離家出走嫁給了丈夫侯賽因。
      但很快,她發現了新婚丈夫的暴戾成性,“更好生活的唯一出路”演變成了身體和語言上的修羅場。

       

      伊朗12.jpg

      圖為塞坎萬德


      她多次提出離婚,都遭到了丈夫拒絕,向警方投訴家暴,但沒一個警察管。
      走投無路的塞坎萬德只能試圖回娘家,但家人也拒絕接受一個曾經逃跑的女兒。
      更令人絕望的是,丈夫的兄弟開始頻頻強奸她。
      兩年后,塞坎萬德的丈夫遇害,可新的苦難才剛剛開始。
      2012年,警方因涉嫌謀殺丈夫將她逮捕。
      塞坎萬德表示面對毆打,最終承認了罪行。

       

      伊朗13.jpg

      廢除石刑的抗議者


      直到被捕3年后,在最后一次庭審時,塞坎萬德才推翻了之前的“供述”,稱她丈夫的兄弟才是殺人兇手,也是強奸她的人。
      塞坎萬德表示,她的小叔子曾告訴她,若她承認殺人就會保釋她。
      因為按照法律,被害者的親屬有權接受“血錢”并赦免罪犯。
      但法院駁回了塞坎萬德的供述,判處她絞刑。

      2016年,兩名撿垃圾為生的少年,因為用彈弓打破奢侈品店的玻璃,被警察處罰穿著囚服游街示眾,雙手被綁起來,衣服上寫著“在監視下”。

      等待行刑的過程中,塞坎萬德在烏爾米耶監獄中嫁給一名男囚犯后懷孕了。
      按照刑法典,死刑不應該對孕婦使用,必須等到不影響胎兒生命的時候。
      于是,她在監獄里,一邊等待孩子降生,一邊等待生命終結。
      幾個月后,塞坎萬德誕下一個死胎。
      在孕檢呈現陰性的時候,當局即刻下令處決。

      伊朗還規定不能處死處女,因此如果“犯人”是處女,需要在死刑前夜與獄卒“臨時結婚”。對許多女孩來說,“臨時結婚”甚至比絞刑更為可怕。


      伊朗16.jpg

      圖為伊朗女犯

       

      沒有石刑和道德警察的世界,還遠嗎?


      雖然霍梅尼的愿望是讓伊斯蘭法統治全世界,但是一部分伊朗人從未停止以自己的方式抵抗。
      2011年,伊朗庫爾德地區一家法院,對一名家庭暴力的男性罪犯進行侮辱性懲罰,讓他穿著紅色禮服,戴著頭巾公開游街。

       

      伊朗17.jpg

      男子戴著紅頭巾游街

      沒想到,照片激起了一群庫爾德男子的不滿。
      為了表達抗議,這群大老爺們紛紛自豪地穿上妻子或者母親色彩鮮艷的傳統女裝,然后把照片傳到網上。
      他們的口號是:
      “做女人并不可恥,也不是一種懲罰”,
      “如果我們中的一部分不自由,我們的整體也不會自由?!?/span>


      伊朗18.jpg

      鋼鐵直男女裝大佬的誕生


      伊朗19.jpg

      粉色也能自信地駕馭


      伊朗20.jpg

      和姐妹換裝


      伊朗21.jpg

      其他大佬們

      最終這次運動以勝利告終。
      2013年5月14日,伊斯蘭共和國警察局長服軟:
      “我向庫爾德婦女道歉。相關警務人員將受到懲罰?!?br/>
      事實上,如今《刑法典》上的刑罰,已經有部分在實際執法中不再實行。
      比如,許多鞭刑都被罰款替代。
      在德黑蘭大學大二學生諾蘭看來,“石刑”和“鞭刑”都是歷史名詞。
      如今它們只在伊朗現代化水平低的西北部存在著。
      法律對私下飲酒也已經基本放手,只有造成公共危害的才會被罰款。
      更多潛移默化的反抗是在私人領域進行的,20世紀90年代以來,許多婦女開始逐漸試探邊界,包括只用彩色頭巾包裹部分頭發。
      21世紀的伊朗程序員則拿出了極客的辦法。
      他們匿名開發了一款手機地圖,專注逃避“道德警察”的檢查。


      伊朗22.jpg

      一個移動檢查站


      “道德警察”的移動檢查站通常是一輛面包車,里面坐著一些留著胡子的男子和一兩個穿著黑色罩袍的婦女。
      這樣的檢查站會隨機出現在伊朗的各條道路。
      于是,這款APP讓用戶自主標記檢查站的位置,當許多用戶指出同一點時,地圖上會顯示警報,并提醒用戶選擇不同路線。
      而當數字減少時,警報將從地圖逐漸淡出,宛如一個“人肉”監控器。


      伊朗23.jpg

      據開發者的說法,2014年就有大約300萬人受到官方警告,超過20萬人寫了悔過書


      這種非暴力的抗議方式,得到了年輕人的支持。
      一位Twitter用戶寫道:“我并不關心應用程序是否有用,但每次下載都是一次抗議?!?br/>沒人知道“道德警察”哪天才消失在街頭,也沒人知道“石刑”什么時候會成為歷史遺跡。
      不過,想想不惜集體扮女裝的庫爾德大哥,我就覺得這個瘋狂的世界也許還有救。

      看完之后,是不是覺得生活在可以討論性的文明世界很幸福?


      參考資料:
      [1] 拯救阿什蒂亞尼:牽動世界的“石刑”女子,陳君,中國新聞周刊
      [2] 消滅石刑:以生命的名義,賈士麟,周末畫報(2010).
      [3] 伊朗:曾受家暴和強奸的24歲女子被處決,曼蘇蕾•米爾斯,《時代》雜志
      [4] 伊朗“以眼還眼”刑罰引爭議 國際人權組織:濫施酷刑,韓曉明 劉皓然
      [5]《伊斯蘭法: 傳統與現代化》,高鴻鈞,清華大學出版社
      [6] 絕對觸目驚心 —— 石刑Stoning,水色星空,果殼網
      [7] Iran's grim history of death by stoning,Mike Wooldridge,BBC
      [8] Death Penalty For Porn In Iran?,KENLY WALKER,CBS News
      [9] Iran- Human rights abuse: Boys paraded in public as humiliation punishment,Iran Probe,2016
      [10] Iran: Code of Punishment for Adultery in Iran,Meydaan
      [11] Saeed Kamali Dehghan.Woman arrested in Iran over Instagram video of her dancing,The Guardian,2018.
      [12] War of Words:A woman’s battle to end stoning and juvenile execution in Iran.Laura Secor,the New Yorker.
      [13] Torture And Modernity: Self, Society, And State In Modern Iran,Darius M Rejali,Westview Press(1993).
      [14] Power Punishment & Execution in Iran : An analysis of Foucault’s Discipline and Punishment applied to modern Iran,Hamid Yazdan Panah
      [15] Iran's dilemma over stoning,Jon Leyne,BBC News.
      [16] The Life of the Law in the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Reza Banakar & Keyvan Ziaee, Iranian Studies.
      [17] Iranian-born actress to highlight stoning death,Lou Baldwin, Catholic News Service
      [18] How do we convince Iran that stoning is barbaric?,SHIRIN EBADI,The Global and Mail.
      [19] Iranian youth get app to dodge morality police,BBC Trending
      [20] Anatomy of a stoning – How the law is applied in Iran | National Post
      [21] Iran's Headscarf Politics,Middle East Institute.
      [22] On certain crimes and punishments in Iran:Report from Fact-finding mission to Teheran and Ankara,The Danish Immigration Service,2005.

       




       

      文章來源:網易看客

       

      上一篇: 為什么日本是自殺率最高的發達國家?
      下一篇: 花錢時千萬別心痛,這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告訴你的
      首 頁|公司介紹|信息動態|產品中心|工程實例|職工園地|服務支持|聯系我們
      聯系電話:+86-0551-65765152 18255185558
      電子郵箱:2363487815@qq.com
      皖ICP備17008169號
      金沙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