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特種門 快速門 自動門 醫用門 門禁 安檢門 停車場管理系統
      首頁 > 職工園地

      中國誕生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嬰兒,天生免疫艾滋病,你怎么看?

      發布時間:2018-11-27 瀏覽次數:114

      基因.png


      昨天上午,人民網新聞稱,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

      基因1.png


      這個爆炸性大新聞一出來,國內生物醫學界普遍持負面態度。
      醫院倫理問題也在晚上被爆出啟動調查。

      基因2.png


      而普通群眾紛紛表示看不懂其中的過程。

      劃重點:
      1,技術難度不算高。
      2,嚴重違反醫學倫理。
      3,給中國人打上不講醫學倫理的標簽。
      4,并非對所有HIV都可以免疫。
      5,對那兩個孩子的不負責任。

      首先我得痛斥一下這位科學家。


      基因3.jpg



      或許他有為人類一勞永逸免疫艾滋病的美好愿景,但是他的所作所為,顯然已經把整個中國生物醫學研究領域架在火上烤了。
      CRISPR/Cas9技術對胚胎基因進行編輯的嘗試很早就有了,而且技術難度并不高。
      事實上現在通過CRISPR/Cas9技術對小鼠基因進行精確操作從而制造疾病動物模型/基因突變模型的技術已經非常成熟了,
      前段時間還有國內的公司來我們實驗室洽談業務,定制單個基因切除的小鼠模型,根據其最終難度,從十幾萬到大幾十萬不等。
      而且很多研究生如果有相關設備自己就能搞得出來。

      所以與其說這位科學家搞了什么不得了的科學進步,不如說他是一個無視規則,嘩眾取寵的跳梁小丑!

      或許有人說人類胚胎相比其他動物胚胎更復雜,但早在2015年4月,我國中山大學的黃軍就教授團隊就已經在人類胚胎身上進行了CRISPR/Cas9的基因操作。
      但是他至少守住了科學家的倫理底線——使用的胚胎為不可能發育為成熟個體的三元核合子,而且胚胎到第14天就銷毀了。
      所以沒有突破國際上關于使用人類胚胎進行科學研究的倫理底線。
      即便是我國科學家嚴守倫理底線,在國際上還是受到了很多質疑。

      而這一次新聞的主人翁,南方科技大學的賀建奎則不僅對人類胚胎進行了基因編輯,還讓胚胎發育成熟,足月分娩,而且一搞就搞了倆——露露和娜娜。(不知道是不是家長玩王者榮耀玩多了)


      人類有很多種疾病只要調整一個基因就能徹底治愈,比如地中海貧血和鐮狀紅細胞貧血。
      一個或者寥寥幾個堿基對的突變,就讓不少人一生都會被疾病所困擾。
      顯然,相比之下,還是用基因編輯的方法產生HIV免疫的人類個體更加具有新聞轟動性。
      但其實只要人類潔身自好,感染HIV病毒的概率就可以降低很多。
      所以我想他是更想出名才選擇預防HIV為切入點。


      ———吐槽到此結束,后面是科普時間———


      這條新聞中的兩個嬰兒是如何獲得免疫HIV病毒能力的呢?

      咱們先來看看艾滋病感染人類的方式。

      我們都知道,HIV病毒專門感染人類的CD4陽性T細胞。
      也就是說HIV只感染和殺傷表面具有CD4這種表面抗原的T淋巴細胞。
      隨著HIV病毒的擴增,人體CD4陽性T細胞數量急劇減少,免疫力瀕臨崩潰,使患者出現多種疾病表現,稱為獲得性免疫缺陷綜合征(AIDS)。

      那么HIV是如何感染CD4陽性T細胞的呢?
      HIV病毒表面有一些像蘑菇頭一樣的蛋白質結構,這可以說是他們的身份識別卡:


      基因4.jpg

      紅圈所示的“蘑菇頭”——GP120和GP41蛋白質復合體


      當病毒進入血液,就會與血液中無數細胞擦肩而過。
      當它們遇到了的CD4陽性T細胞,他們表面的蘑菇頭身份識別卡就會結合到細胞表面的CD4蛋白上,從而徹底賴上CD4陽性T細胞。
      但是GP120與CD4的結合其實是不緊密的,而且單純的結合也不能引起膜融合,
      所以無法完成對HIV的內吞作用,也就無法完成HIV對細胞的感染。
      這時候需要一種CCR5的蛋白質輔助。
      這位CCR5就是今天的主角兒。



       基因5.jpg

      CCR5的三維結構示意圖(黃色的是CCR5蛋白,灰色和紅色部分是細胞膜的磷脂雙分子)


      CCR5是人類CCR5基因表達的蛋白質,存在于細胞表面,是G蛋白偶聯受體中的一種。
      它就像一條身體細長的蛟龍,軀干七次跨過水面那樣:

      基因6.jpg


      因為自身多次穿過細胞膜,所以表面也有很多獨立的結構域,具有多種生物化學功能。
      下圖展示的是CCR5如何幫助GP120更加緊密的結合到細胞表面:

      基因7.jpg


      當這種結合穩定后,細胞膜表面就會形成凹陷,把病毒吞入細胞內,
      而這一步恰好就是把HIV的遺傳物質吞入,HIV完成了對一個CD4陽性T細胞的感染。
      所以說如果CCR5蛋白質結構異?;蛘弑凰幬镒钄?,HIV就無法感染T細胞,人也就不會得艾滋病。
      所以只要讓編碼CCR5的基因發生突變,就能達到這個目的。

      因為人類中有很少數人先天就是HIV免疫的。
      因為它們編碼CCR5蛋白的兩條等位基因都是變異的(CCR5-δ32)。
      也就是說,這些HIV免疫的人類個體是變異基因的純合個體:

      基因8.jpg


      天然CCR5突變引起先天HIV免疫的模式:
      兩個正常CCR5等位基因=常規感染和疾病進展速度;
      一條變異CCR5和一條正常CCR5=常規感染和較慢的疾病進展速度;
      兩條變異CCR5基因=不感染。
      所以只需要用一種基因操作工具,改變受精卵的CCR5基因,就能夠產生CCR5基因突變的純合子人類個體。
      Ta,也將終生免疫HIV病毒。
      現在最廣泛使用的基因操作工具,就是CRISPR/Cas9系統。

      通過上述介紹,大家不難看出該技術并非什么了不得的科學進步,別人沒搞出來是因為人家遵守相關法律和倫理規定。
      而新聞中的這個人無視規矩敢于逾越而已。
      這就好像揮刀劈砍誰都會,砍瓜切菜那叫日常操作,出門砍人那才叫新聞。
      但砍人是違法的。

      這么做只能讓他自己收獲短時間內的所謂“名氣”,
      未來則很有可能長期被國際生物醫學科研領域所唾棄,
      同時還會把國內同行搞得抬不起頭來。
      給中國生物醫學人打上“不守規矩,不講醫學倫理”的丑陋標簽。
      之前的一個回答,里面提到了人和羊的嵌合體胚胎,發育到第28天被人道銷毀的事情,也歡迎大家去看一看。

      另外還有一點很重要,媒體只告訴你這倆孩子可以免疫HIV,卻沒告訴你HIV也分兩個亞型——R5和XR4。
      而賀建奎只是更改了CCR5基因,所以兩個孩子未來只能免疫R5型HIV的感染,對另一種HIV則沒有抵抗力。


      基因9.jpg


      最后,CRISPR/Cas9技術應用于動物還不見得每一次基因編輯產生的變異動物個體都能夠成活。
      這次對CCR5基因的編輯甚至直接應用到人體上,生下兩個人類嬰兒。
      未來這倆孩子是否能健健康康的成長還要畫個問號。
      尤其是CCR5本身除了幫助HIV感染之外,還有其他生理功能。
      如果對CCR5基因的編輯影響了它的生理功能,也必將影響個體的健康。
      所以我覺得這兩個孩子看似是被賦予了了不起的“天賦”,實際上與養在籠子里的實驗動物一樣。
      而主持這個研究的科學家,和同意參與這項實驗的父母,對孩子實在是太不負責任了!
      和電影《毒液》里面那個瘋狂科學家又有什么本質區別嗎?

      基因10.jpg


      最后希望大家理性看待這件事情:
      1,技術難度不算高。
      2,嚴重違反醫學倫理。
      3,給中國人打上不講醫學倫理的標簽。
      4,并非對所有HIV都可以免疫。
      5,對那兩個孩子的不負責任。


      文章來源:菲利普醫生

       

       

      上一篇: 云南人說這句話別信:這個菌子肯定沒毒呀!
      下一篇: 為什么日本是自殺率最高的發達國家?
      首 頁|公司介紹|信息動態|產品中心|工程實例|職工園地|服務支持|聯系我們
      聯系電話:+86-0551-65765152 18255185558
      電子郵箱:2363487815@qq.com
      皖ICP備17008169號
      金沙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