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特種門 快速門 自動門 醫用門 門禁 安檢門 停車場管理系統
      首頁 > 職工園地

      中情局歷史學家口述:沒人知道,這個作家是間諜

      發布時間:2018-12-6 瀏覽次數:52

      中情局.jpg

      雷諾茲在歷史的暗影中發現了一個人們從未見過的海明威。

                                                                                 ——《倫敦書評》


      作者簡介:
      尼古拉斯•雷諾茲:美國海軍陸戰隊陸軍軍官和歷史學家,于牛津大學獲得博士學位。
      近些年,他作為中情局博物館的歷史學家,負責制定博物館的戰略計劃,幫助人們把那些非凡的人工制品變成精彩的故事。
      他目前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擔任副教授,并和妻子貝琪一起照顧救援巴哥犬。

      譯者簡介:
      馬睿,文學碩士,畢業于北京外國語大學,擁有 17 年專業翻譯經驗,曾長期為主要國際機構和商業公司擔任譯員和術語編輯,
      在翻譯技術和術語標準化國際合作中擔任重要協調角色,出版過有 20 余本中英文譯作。
      現為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社簽約譯員。

      書籍摘錄:
      2010 年我在所謂的“前所未見的最佳博物館”:中央情報局(CIA,以下簡稱“中情局”)博物館;擔負歷史學研究工作。
      弗吉尼亞州北部一個安全園區內矗立著一座幽僻的艾森豪威爾時代建筑,中情局博物館就在建筑內那條彎彎曲曲的走廊盡頭。

      當時我們正準備搭建一個關于戰略情報局(OSS,以下簡稱“戰情局”)的新展廳,戰情局是美國首個中央情報機構,成立于 1942 年。
      我的任務是盡一切可能收集關于該實驗性機構的信息,包括調查該組織的花名冊。

      為與軸心國作戰而倉促組建的戰情局是個古怪的產物:既集合了來自美國東海岸上流社會的男男女女,又吸引了社會各個階層的鬼才和創意人士,
      從華爾街律師到好萊塢電影導演,再到發戰爭財的海盜和雇傭兵,甚至包括未來的名廚朱莉亞·查爾德。
      在戰情局,人們幾乎能夠從頭到尾自行設計冒險計劃。
      他們中很少有人對正規陸軍和海軍中那種包容性較差的文化感興趣。

      如此整日沉浸在調查研究中,沒想到有一天,我的胡思亂想竟然領我來到了一片無人涉足的陌生領域。
      我記得曾經讀到過歐內斯特·海明威和戰情局戴維·K. E. 布魯斯上校的故事, 1944 年 8 月,他們從德國人手里“解放”了巴黎麗茲酒店的酒吧。
      于是我想,那個故事說不定還有后續。
      海明威不會和戰情局格格不入。

      他熱愛秘密,也熱愛它們帶給他的優越感。
      他渴望戰斗,只是不適合常規的軍旅生活。他游走于各個社會和經濟階層之間——還常常越界。
      我暗想他的確跟我遇到或讀到過的很多從事諜報事業之人有不少共同之處。
      那么,他是否曾以某種形式擔任過戰情局的間諜?
      海明威與二戰情報界的真相內幕到底是什么?

      我開始查閱能找到的每一份資料。
      中情局的一份參考資料指向一份已經解密的戰情局檔案,目前存檔于首都華盛頓以外、馬里蘭州科利奇帕克市的國家檔案館。
      檔案館的人從未找到過那份檔案,這起初倒是讓一切顯得更神秘了,但也讓我做了很長時間的無用功,
      在一間密室里跟那種老式三孔活頁夾的檢索工具糾纏不休。
      有幾份資料甚至還用那種 3×5 英寸卡片編寫索引呢,除我之外根本沒人想看。
      最后,一位好心的海明威學者跟我分享了他在 1983 年找到的戰情局檔案的一個副本。

      在此過程中,我在那些曾經保密的戰情局、聯邦調查局(FBI,以下簡稱“調查局”)和國務院檔案中發現了其他一些誘人的線索。
      短短幾個月的工作后,我的腦海中呈現出一個海明威肖像的輪廓,跟我以往知道的形象截然不同。

       

      中情局1.jpg


      1937 年以后,無論二戰前還是戰爭中,這位作家曾在兩個大陸上從事過各種形式的間諜和戰斗行動,我覺得他近乎癡迷于此。
      行動站點各不相同,通常是在海外:西班牙的戰場、哈瓦那的小街,或是漂流在中國北江上的帆船。
      他似乎很傾慕那些在陰影中自主行事的男男女女。
      他的第三任妻子瑪莎曾經秘密游說戰情局將他納入麾下。
      副局長和處長們考慮了她的請求,評估了他的潛力,在送文件的空白處坦率地寫下了評估記錄。

      隨后的發現讓我大吃一驚:他還曾與另一個情報機構簽約,這個機構可一點兒也不符合關于海明威生平的傳統敘事。
      那就是蘇聯的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以下簡稱“內務部”),它在冷戰期間縱橫海內外,是更有名的克格勃(KGB)的前身。

      在核實自己的調查是否漏掉了任何證據時,我偶然發現了內務部的那條線索。
      我往往會到一些非同尋常的地方去尋找關于海明威和情報界的一切資料。
      在那改變命運的一天,我從書架上取下了一本 2009 年的書籍,作者之一是脫離了克格勃的前特工亞歷山大·瓦西里耶夫。

      那本書中有一個分章,逐字記錄了瓦西里耶夫偷運出俄羅斯的歐內斯特·海明威的官方蘇聯檔案摘要。
      瓦西里耶夫的證據確鑿可靠。
      海明威與內務部的關系記錄表明,一名蘇聯特工曾在 1940 年 12 月前后“基于意識形態理由”,招募海明威“加入我們的事業”,
      那時斯大林正以鐵腕統治蘇聯,以《蘇德互不侵犯條約》跟希特勒結盟;更不要說始于 1934 年,仍在繼續而看不到盡頭的血腥清洗了。

      作為海明威的終生崇拜者,當我讀到他曾與內務部簽約時,仿佛挨了當頭一棒。
      這怎么可能呢?
      他的確有過很多左派的朋友,但他從來沒有贊成過共產主義(或任何其他意識形態)啊。
      他創造的文學人物體現了那么多直到今天仍為我們所珍視的美國價值觀:求真、英勇、獨立、重壓之下保持風度、維護弱者不受欺凌。
      他的聲音是美國獨有的,也是革命性的。
      他曾改變了 1920 年代美國文學的走向。

      就在 1940 年末跟內務部開啟這段關系之前幾周,他剛剛出版了 20 世紀最偉大的政治小說之一:《喪鐘為誰而鳴》。


      中情局3.jpg


      這樣的人為什么會和斯大林的爪牙簽約呢?
      又為什么這一切都是秘密進行,也就意味著對朋友、家人和讀者全都隱瞞了真相?
      要知道他最偉大的事業可是公開,而非隱瞞自己的人生經歷啊。
      我徹底被迷住了。
      完成了戰情局布展的工作之后,我開始為那些困擾我的問題尋找答案。

      是不是什么地方出錯了——
      或許是翻譯或謄寫錯誤?
      要不,這怎么可能呢?
      這次招募的大背景是什么?
      它對海明威留給我們的遺產又意味著什么?

       


      負責人都去世了——海明威的蘇聯招募者于 1943 年感恩節當天死于格林威治村(跟不少資產階級敵人一樣,他也在一頓大餐之后死于心臟病發作);
      海明威本人 1961 年自殺了。
      他最親密的朋友們幾乎都已離開人世。
      我意識到自己的大部分研究得依賴類似那份從未正式解密的蘇聯記錄那樣的印刷品,以及當初只寫給某一個人看的私人文件和信件。
      我希望能在檔案館和圖書館中找到足夠的資料,幫助我了解事情的真相。

      于是我開始日復一日地只身在全國各地的閱覽室里發掘資料,從圣迭戈到西雅圖,從華盛頓到波士頓。
      起初我埋頭研讀肯尼迪總統圖書館的海明威資料。
      我在那里翻閱他的通信——他的信寫得跟小說一樣精彩:

      那個房間俯瞰波士頓港冰冷的海水,陳設卻很像他在熱帶古巴那個住所的起居室,也有不少獸皮裝飾,
      沙發旁的一張桌子上也有個大水瓶,用它倒水時,還真像海明威用的臺克利酒瓶。

      我一生熱衷于揭秘幕后故事,在中情局工作之前就是這樣。
      調查總是讓我著迷。
      每去一次檔案館,必然會毫無懸念地再去一次,我對此感覺良好。
      那些關于西班牙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冷戰的鮮為人知的文字艱澀的書籍,我讀起來永遠沒夠。

      因此在其后三年里,我就依靠非同尋常的資料來源,為那幅海明威新肖像的輪廓補足了血肉,
      現在這些資料來源還包括美國國家檔案館內一位內務部將軍的私密文件、保存在華盛頓另一個檔案館內的他的調查局經手人員的秘密文件,
      以及他和律師之間的一次爭吵的記錄,乍看像是在爭論版權問題,等等。
      我在普林斯頓大學圖書館內約翰·福斯特·杜勒斯的嚴厲目光下讀完了一疊鮮為人知的海明威信件,一旦套入相關語境,它們竟有著驚人的啟發性。

      最終我得出結論,海明威與內務部的短暫關系,以及這背后的政治態度,對他的人生和藝術都產生了重大影響,而這些在此前都被人們忽略了。
      它們左右了他在生命的最后 15 年里所做的許多決定:在哪里生活,在哪里寫作,以及如何行事。

      這一連串事件甚至間接導致了他在 1961 年自殺。
      很多戲劇化情節都是在他的頭腦中上演的,因而難免被他夸大了。
      冷戰的章節——赤色恐慌、古巴革命,以及他死前兩個月發生的豬灣慘敗事件——讓他更不堪忍受。
      他并不像自己以為的那樣精通政治權謀,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他過高地估計了他掌控自己和他人,乃至改變歷史的能力。
      最后他開始認識到自己的局限,終于得出了那個悲壯的結論:唯一能夠重新掌控局面的方法,是殺死自己。
      這就是我在本書中所講的故事。

      關于海明威,你還可以從他的作品里感受一二:


      中情局4.jpg

       

      文章來源:“好奇心日報”讀書專欄

       

      上一篇: 羅馬的富人與窮人
      下一篇: 云南人說這句話別信:這個菌子肯定沒毒呀!
      首 頁|公司介紹|信息動態|產品中心|工程實例|職工園地|服務支持|聯系我們
      聯系電話:+86-0551-65765152 18255185558
      電子郵箱:2363487815@qq.com
      皖ICP備17008169號
      金沙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