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特種門 快速門 自動門 醫用門 門禁 安檢門 停車場管理系統
      首頁 > 職工園地

      比起放下手機,看這部電影你需要做的第一步是:放下三觀

      發布時間:2019-1-14 瀏覽次數:32

       

      電影.jpg


      《小偷家族》讓我們看見了我們所陌生的社會真相,看見那些被邊緣化的人所處的生存狀態,戳破社會里那些“不對勁”的地方,其實生活遠比我們想象得復雜。


      1、透過家庭,折射出的是背后的社會現實


      家庭,是社會的最基本的構成單位,同時也是我們每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最早遭遇到的一個社會環境,人際關系的一個背景。
      我們每一個人會變成什么樣的人,我們每一個人日常生活里,最常往來的背景與群體,也就是家庭。
      這就是為什么很多電影都喜歡拿家庭當題材的理由。

       


      電影1.jpg

      日本電影 | 《步履不?!?/span>

       

       

      電影2.jpg

      日本電影 | 《如父如子》


      一方面,透過描繪一個家庭,你能夠了解在那些家庭里的人,是什么樣的一群人;
      另一方面,你能夠透過一個家庭的如今面貌,折射出它背后的社會現實,以及社會中那些力量又是怎么回事。
      而說到家庭電影,把家庭當成主題來拍攝的電影,不能不談日本電影。
      因為日本電影非常盛產這類家庭電影,也出了很多拍攝家庭電影的高手。



      電影3.jpg 

      日本導演 | 小津安二郎


      比如從最早的巨匠小津安二郎,到后來的成瀨巳喜男,今村昌平也拍過家庭,順著梳理下來,甚至連非常冷酷的黑澤清也拍過《東京奏鳴曲》這樣的家庭電影。

       


      電影4.jpg

      黑澤清執導電影 | 《東京奏鳴曲》


      今天拍家庭電影爐火純青的,當然要提到最近正在熱映的電影《小偷家族》背后的導演——是枝裕和。
      《小偷家族》這部電影,可謂是枝裕和眾多家庭電影作品中的一部集大成之作。


      2、真正影響是枝裕和的,不是小津安二郎,而是成瀨巳喜男


      很多人一直喜歡拿他與小津安二郎比較,兩位都是擅長拍電影的高手,兩個人的電影又都給人一種非常生活化,很自然的感覺。
      但是,如果你稍微看過一點小津的電影就會發現,這個講法其實站不住腳,為什么呢?因為雖然小津安二郎的確拍過很多家庭,但他是用什么樣的手法拍攝那些家庭的呢?
      首先,他們是處于日本戰后的社會,外在盡管有很多政治、經濟、社會環境的變化,但是困擾那些家庭,或者構成那些電影里戲劇張力的問題,通常是一些最傳統的家庭問題。

       


      電影5.jpg

      小津安二郎執導電影 | 《秋刀魚之味》


      比如女兒大了該嫁人了,可沒有了老伴只剩下女兒的爸爸該怎么辦;
      又比如,父母年紀都大了,父母該跟孩子中的哪一個一起住比較好——這些問題是歷久彌新的,不管放在哪個時代似乎都能站得住腳。
      小津拍的,是這樣穩定的家庭狀態,而他拍這些狀態時候所運用的手法,更是穩定到一個程式化的地步。
      小津的電影看起來很自然,但其實是經過高度計算出來的一個審美判斷的結果。
      比如,他最有名的鏡頭擺放方法,總是把鏡頭放置在,日本人坐在榻榻米上看事情的那樣一個高度,是一個很低的攝影機擺放的角度。

       


      電影6.jpg

      小津安二郎執導電影 | 《東京物語》


      他喜歡用長鏡頭,而鏡頭里拍出來的家庭室內空間,是一個方方正正、一重一重格子門背后,又畫出一道一道的幾何空間,四四方方。
      他拍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上那些家庭成員來回走動的動作,都幾乎呈現一個幾何線條式的動作。

       
      然而,是枝裕和不一樣,以《小偷家族》這部電影而言,他呈現的家庭空間是一個非常狹破臟亂的空間,鏡頭放在哪里,你可能都會覺得不太對勁,沒有小津的那么唯美。


      里面的這種空間那么狹破、那么臟亂,所以里面人物的動作,他們彼此產生的構圖感覺也必然是更有動力感的,不像小津那樣幾乎是像演能劇一樣來布置他的演員。


      為什么會這樣呈現?是枝裕和曾經說過,真正影響他的導演不是小津安二郎,而是成瀨巳喜男。
      成瀨巳喜男的影片有一個特點,他很喜歡捕捉他的鏡頭下這些演員的眼神,往往那個眼神看到哪,隨之下一個鏡頭就跟著出來了。

       


      電影10.jpg

      成瀨巳喜男執導電影 | 《女人步上樓梯時》


      也就是說,成瀨的電影是“動起來”的電影,盡管也有很多長鏡頭,盡管也讓我們覺得很自然生動,但是跟小津安二郎截然不同,他比小津安二郎多了一份紀錄片的感覺,現代紀錄片的感覺。

      是枝裕和原本也是一位拍紀錄片的導演,所以如果你看了《小偷家族》,電影最后那個讓人心碎的鏡頭——小女孩由里被拐走后,又送回她原本的家,但是回到的這個家,卻是一個非常冷漠、可怕的家庭,由里最后在那個公寓外面的走廊上,一個人孤零零地玩著塑膠水桶、玩著塑料玩具。
      那一場,簡直不像是依據劇本拍出來的,反倒更像是偷拍了一個真實的環境一樣,這恰是是枝裕和拍電影的一種手法。

       

      3、是枝裕和拍的家庭電影,都在動搖「家庭」的根本概念


      說回是枝裕和用這種手法呈現的這個家庭,也跟小津所拍出的家庭非常不一樣。
      如前面所提,小津拍攝的家庭,他們面對的問題是一直存在的問題,但是是枝裕和每次拍家庭電影,卻都故意要動搖家庭的根本概念。

      每一回拍攝家庭,是枝裕和都要抽走一些“家庭”里所包含必要的元素,或者抽走一些我們認為應該存在的元素,仿佛以此為試驗,試驗當家庭缺失掉某一元素后,究竟會發生什么,它到底還能否算作一個“家庭”。

       


      電影12.jpg

      是枝裕和執導電影 | 《無人知曉》


      有時候這個家庭,是完全沒有大人只有小孩構成的家庭;
      有時候這個家庭,他們的聚會是因為他們死了一個人,所以每年都要聚會;
      有時候這個家庭,會困擾于這個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親生的問題;
      有時候這個家庭,則是一個意外發現原來自己還有另一個姐妹的家庭——
      總之,每一回都有一些不對勁的地方,而這些不對勁的地方有時是與社會緊密相關的,有時也是無關的。

      《小偷家族》最特別的地方在于,它非常著力地要描寫一個社會狀況,這個社會狀況是今天日本,甚至很多發達地區都會存在的一種狀況。
      那就是,這個社會上有一些人,已經墜落到最底層、最邊緣了,這些人平常我們是看不到他們的存在的,那這些人到底是如何生活的呢?


      4、掃視社會邊緣的真相


      首先,這些社會邊緣人在日本,被稱為“無緣之人”,緣份的緣,有無的無。
      什么叫無緣之人?談“無緣”,就要先談什么叫“有緣”。
      日本人是很關注社會關系的,他們認為一個完整的人,必然有完整的社會關系,這種社會關系主要由三種緣來構成。

      第一種是血緣,這個無需贅言。
      第二種是地緣,就是你與周圍鄰居、以及所居住的社區、地區的關系。
      第三種叫社緣或者業緣,也就是你與這個行業的同行,或者你在一個公司、單位、機構里,你與同事之間的關系。
      如果一個人擁有這三種關系,而且三種關系都處理得不錯,那可以認為他是一個不錯的社會人。

      可是反觀《小偷家族》里的這群人,第一,他們沒有血緣關系;
      第二,在地方上,他們和周圍鄰居之間也互不往來,沒有地緣;
      第三,社緣也很難談得上,為什么呢?
      比如,影片中爸爸這個角色,他所從事的是一份建筑業體力勞動工作,可是他并不是一個固定員工,只是臨時工。
      所以,他一旦工傷,沒有任何賠償,只能夠養在家里。

       


      電影13.jpg

      《小偷家族》角色 | 柴田治(中川雅也 飾)


      而當媽媽的這個角色,她是在洗衣工廠當女工,這份工作同樣不是一個穩定的、長期的工作,這個工廠的老板實行的聘用方法是一種今天越來越常見的方法,如果說得好聽點,叫做“共享工作”。

       


      電影14.jpg

      《小偷家族》角色 | 柴田信代(安藤櫻 飾)


      所謂“共享工作”,指的是原來一份需要給月薪、交社保的全職員工的工作,把它分配給幾個臨時的兼職工,這樣按時薪結算,老板需要給的錢就少了,而且還不需要為他們負擔社保。
      這就是《小偷家族》里這群人“無緣”的生活狀態。


      所以,影片《小偷家族》,你固然可以說它是要進一步、更激進地來探討,到底“家庭”是什么。
      假如把家庭最根本的構成要素——血緣抽離了,這個家還能夠稱之為“家”嗎?
      還是,只要這些人之間有感情,不管這份感情是如何產生的,他們聚在一起就可以稱作“家”?


      另一方面,“小偷家族”里的這個“家庭”,在這部電影里,是一個裝置。
      這個裝置就是要讓我們看到,今天社會最邊緣、最底層,自己發不了聲的那些人,他們究竟是怎么活著的。

       


      電影17.jpg

      日本電影 |《小偷家族》信代與由里


      很難怪這部電影會獲得戛納影展的青睞,因為它一方面,用一種很激進、甚至極端的角度,來重新審視所謂“家庭”究竟是什么。
      我們每個人,在家庭里,應該預期要獲得的是什么,家庭又該如何給予我們。
      另一方面,這部電影利用“家庭”這個概念,把今天發達地區的社會真相,通通掃描了一遍。  

       

      文章來源:公眾號-梁文道一千零一夜

      上一篇: 讀了20多年書還是傻子,我們對知識的誤解太深了
      下一篇: 央視又出9.3分神作,讀書才是門檻最低的高貴
      首 頁|公司介紹|信息動態|產品中心|工程實例|職工園地|服務支持|聯系我們
      聯系電話:+86-0551-65765152 18255185558
      電子郵箱:2363487815@qq.com
      皖ICP備17008169號
      金沙博彩